2009-02-05 中國時報 【陳國祥】

 「虛空有盡、我願無窮」。一代宗師聖嚴法師如其自我惕勵,拖著孱弱的身子,戮力弘揚佛法,化育無數信眾,而於日前走到生命盡頭,圓寂了!他留下上千萬字的佛法著述以及「建設人間淨土」的遺願,讓佛門弟子及世世代代眾生得以奉讀修行,化為無窮無盡的慧命資糧。

 聖嚴法師無疑是當代承先啟後的高僧大德。他不僅是佛教領袖,也是佛學大師;不僅是佛學教育家,也是心靈啟蒙者;不僅以文字般若弘法,更創建法鼓山道場,成為一個集教育、研究、弘法、修持於一體的綜合性佛教園區。他跨越研究與弘揚之間、宗門與學派之間、宗教與社會之間的界線,渾然自成系統,優遊自得,而能成就無量功德,足堪永垂不朽。

 法師禪學思想承繼禪宗臨濟與曹洞禪法,尤能將整體佛法融通貫串,相互包容涵攝,冶於一體,而不固守一宗一派之見,且摒除一時一地之限。他對於佛法的融通,次第分明,層次清晰,特別是在實踐系統上,更能將歷來相互矛盾且顯凌亂的頓漸禪法各安其位,理出頭緒,從專心、統一心到無心,而後進入頓悟參禪的法門,了了分明。法師建構的這套禪法,讓修行者有著清晰的次第與歷程可循,且讓不同根器者能依循不同進路修行。正由於聖嚴法師建構的禪法清晰、包容、平易、活潑而實用,故頗能接引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思想理念、不同教育程度、不同職業專長的信眾,弘法成果十分可觀。

 他是「人間佛教」的倡導者與實踐者,深信「心淨國土淨」,因此強調「人間淨土」的理念。聖嚴法師認為,佛教的淨土不只在於「他方的佛國」、「婆娑世界的天國淨土」、「理想的北俱盧洲」,更在於「我們內心的淨土」。他強調:「如果不能把自新中的貪、瞋、痴等種種煩惱放下,我們就不會見到淨土。」若能放下「與不滿意、痛苦、不自由、不自在相應的煩惱心」,淨土就會在我們面前出現。在具體的行為上,要以「持戒」淨身口,以「禪定」安亂心,以「智慧」修慈悲。

 聖嚴法師最為人所記誦的精言是「慈悲沒有敵人,智慧不起煩惱」。他曾勉勵陳水扁前總統「以慈悲的感性照顧所有的人,以智慧的理性處理一切的事」,如此方能利益眾生。如今看來,他的期勉是落空了。道理就在法師所謂「內心清淨,便見處處是淨土」的智慧中,否則既不持戒,又不淨心,當然要煩惱無窮了。基於此,聖嚴念茲在茲的是導正人的價值觀偏差的「心靈環保」。

 聖嚴法師深入人間的佛法弘揚工作,正是因為如此緊扣社會,從社會人心的需求為立足點,建構了安頓現代人身心的「人間淨土」理念,才能廣泛地啟迪人心,淨化社會,從而發揮深遠的化育效能。對於佛教的發展而言,「人間淨土」理念是為了建立「此世」的淨土,而不以死後的極樂世界為主要的修持目的,正可糾正佛教淪於鬼神化、民間信仰化的現實際遇。

 整體而言,聖嚴法師對佛教的改革與發展居功厥偉,對佛法的弘揚及人心的引領超越凡俗。深究其源,應可歸因於他的禪學觀念以「眾生皆有佛性」的清淨心為基礎,重視智慧開展而次第分明,重視生活實踐又兼顧基礎訓,以「一念清淨念念清淨」原則,透過頓漸法門的融攝,達於人間淨土的目標。(作者為前中時晚報社長)



聖嚴 首位留洋博士比丘
2009-02-05 中國時報 【鄭文炫/新竹市(待業中)】

 貴報四日報導「聖嚴法師是佛教中第一個取得博士學位者」,此說有商榷餘地。按,我國首位博士比丘應是印順法師而非聖嚴法師,而且,印順法師之能獲得博士學位,聖嚴法師居中牽線,出力甚多。此事經過在潘?女士所著的《印順導師傳》書中記敘甚詳。

 話說一九六九年印順法師寫了《中國禪宗史》,一出版即被各方視為經典之作。當時正在日本留學的聖嚴法師把該書介紹給大正大學的佛教學者牛場真玄,牛場先生不僅把該書譯成日文,並敦勸印順法師以日譯本向大正大學申請博士學位。申請博士學位的過程有些波折,印順法師甚至在最後關頭時要放棄。而聖嚴法師一直為促成此美事而奔走,乃至必須繳交的申請費,不足部分也由他代墊。

 一九七三年大正大學正式頒授文學博士學位文憑予印順法師,但印順法師人在台灣並未親領,而代表印順法師領取的,則是聖嚴法師。不過,時值台灣退出聯合國又與日本斷交,印順法師領取日本學位引起佛教界若干人士批評,認為有損清譽,還嘲笑日本學位容易取得。等到一九七五年聖嚴法師獲得日本立正大學的博士學位,且受邀參加台灣的「國建會」之後,日本的博士學位之地位總算獲得肯定。所以,聖嚴法師是我國第一位「正式留洋」取得博士學位的出家人。

Pa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