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2008 / 10 / 31 星期五 18:00

時間是2008年 9月13日星期六晚上11點, Larry Fink 正準備登機,從紐約市前往新加坡。Larry Fink不是別人,正是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之一 BlackRock的創辦人,同時身兼董事長與執行長的職位。此行對他而言意義重大,因為在接下來的星期一,他將與亞洲幾個主權基金會面,也意味著數十億 美元新的生意機會。

但他心中卻有個隱憂,這隱憂讓他深覺,如果在接下來19個小時的航程中人們都連絡不到他的話,將大勢不妙。因為就在機場西邊數英哩之遙的紐約聯邦準 備銀行,正舉行著一場左右華爾街未來的關鍵會議。銀行家與政府官員齊聚一堂討論金融巨擘MerrillLynch(美林)、Lehman Brothers(雷曼兄弟)、AIG的出路。其中雷曼與 AIG都是 BlackRock的客戶,尤有甚之,美林更是 BlackRock的最大股東。

於是Fink在登機前,致電正在參與此一會議的員工,詢問他是否真的可以啟程。員工對他說:「你可以安心出發!」

當下Fink以為英國的Barclays(巴克萊銀行)同意買下雷曼,所以他動身。飛機起飛,越過了無論看過幾次,依然會驚嘆的曼哈頓夜色,一切看來依舊是那麼美好,但那時他並不知道,他這一走,竟是與華爾街的永別…至少是與他所認識的完整華爾街說再見。

Fink於星期一早上清晨 5點於新加坡落地,他打開了黑莓機查看頭條:雷曼破產、美林被美國銀行收購、 AIG崩毀。

他說:「我以為我降落的是月球,我所熟知的世界已然轉變。」當下Fink就明白資金市場的情勢變得相當危險,身為 BlackRock執行長的他,已預見金融機構的潛藏債務,將使它們都被捲進這撲朔迷離的金融漩渦。

《Fortune》 雜誌分析指出,如果說美聯準會(Fed)主席柏南克與財長鮑爾森是金融風暴的公眾人物的話,Fink就是背後的市場修補者及聆聽眾人告解的神父。很多執行 長將Fink的號碼設在手機快撥鍵上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在混亂世局中,只有 BlackRock可被信賴,它能挑選出無害的證券、並對金融機構下準確評級。

當很多評等機構如Moody's(穆迪)及Standard & Poor's(標普) 顏面盡失時, BlackRock的評級成了市場買賣雙方互信的基礎。瑞銀主管Terrence Keely表示:「當你有麻煩時,你會打給誰? BlackRock。」瑞銀在去年春天靠著BlackRock 的幫助,以 150億美元的代價將 200億美元的房貸相關不良證券出脫。

看來人們應該替Fink的豐功偉業以及救市表現組織個花車大遊行才對。但是,且慢!Fink正是25年前擔保抵押貸款債券 (CMO)的推廣者,而這些資產抵押證券正是該為金融風暴負責的洪水猛獸。

此外, BlackRock也未能從金融風暴中全身而退,其資金市場基金在9月已被領走500億美元。第 3季資金管理業務也掉了1000億美元,從 1.4兆美元掉到1.26兆美元。其股價在10月23日時為 113美元,與去年相比掉了40%。

55歲的Fink表示:「市場下滑的情形實在是太嚴峻了,我進入市場已經32年,從貝爾斯登倒閉到現在的20個星期間,市場風貌產生戲劇性的轉變,一且都讓人感到不安定且充滿不確定感。」

所以現在重要的問題是:Fink有沒有能力制住金融風暴這頭巨獸,且在過程中還能獲利。

若要了解 BlackRock在金融風暴中的地位,就必須要從Fink與貸款相關證券的長遠且曖昧複雜的關係說起。

1983年,Fink在First Boston擔任債券交易員,賣出了他第一份CMO。他也將這種新產品介紹給Freddie Mac(房地美),讓房地美得以卸下10億美元的貸款。房地美的高層也讓First Boston將房貸證券化, First Boston 因此獲利不少,也讓Fink成為公司裡的當紅炸子雞。後來Fink也將同類型的產品介紹給其他的金融公司,諸如GMAC等。

當時一切都還相當單純,商業銀行熟稔向它們貸款的人,負責包裝貸款的投資銀行家也知道他們將 CMO賣給誰。但Fink在First Boston的日子也不是一直都這麼一帆風順,1986年時事情出了些差錯。他說:「我在一季裡面損失了 1億美元,但我卻不知道原因。在之前一季我大賺 1.3億美元,但我同樣也不知道為什麼。公司早該在我們賺錢時,就把我們通通解僱!」

而 BlackRock的創辦過程,Fink也在 First Boston 的經歷中汲取教訓。Fink表示:「我們不要同樣的情況再度發生,要創造出一個可以分析風險的系統。」

Fink在1988年離開 First Boston,加入Blackstone集團,後來因為股權之爭與合夥人反目,於1994年時退出創立 BlackRock。在接下來的10年間,Fink觀察到貸款成為一個市值達數兆美元的市場,但也伴隨著險惡的副作用,也就是整套系統將原本的貸款者,跟 與投資他們貸款的投資人的距離拉得很遠。負責運行金融機構的人們壓根就沒注意到貸款者是否能付得出貸款,也沒有關心如果貸款違約,誰會受到牽連。

Fink指出:「華爾街最不缺的就是聰明才智,所以說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會發生,無論是好與壞。資金市場根本就無法分辨什麼是好與壞,其運作方式是全然的資本主義,只要哪裡有需求,供給就會出現。但那需求是好是壞,就是另一回事了。」

從去年起,消費者開始違約,一開始是房貸,後來幾乎什麼貸款都付不出來了。但 BlackRock已經準備好面對這一切。該公司的核心事業依然透過共同基金、退休基金、401(K)退休計畫管理客戶金錢,且公司內部也還有個「金融特 種部隊」,專門替身陷危機的公司檢視其資產配置。

這個「金融特種部隊」於2000年時,在資產管理部門對街有了自己的辦公室,並被命名為BlackStone Solutions。2006年時當貸款相關證券的壓力鍋快要引爆時, BlackRock開始建議客戶將貸款相當證券從收支表中出脫。Fink說:「First Boston所發生的事情,與現在的金融風暴相比,只能說小巫見大巫。」

BlackRock 在金融危機中的第一個大案子,委託對象為佛羅里達州。2007年11月佛州財政官員致電 BlackRock,因為它們的地方政府投資基金的資產配置上,出現了次級房貸的風險,而這些產品很多都是由雷曼賣給佛州。紙包不住火,恐慌開此爆發,學 校、消防局、警察局都開始從基金中抽腿,所以基金從 270億美元一路縮水到 140億美元。

BlackRock 的副總兼客戶管理主管表示,那時官員打來簡直是泣不成聲,哭著說快付不出公務員的薪水了。

在這種絕望的情況下,佛州的基金管理員需要 BlackRock來評估其次貸資產配置。數天之內,小組就已完成州資產的分析,到12月時已經規劃出一個拋棄不良資產的規劃圖。從那時起,就由 BlackRock Solutions接手,負責分析、管理、拋棄達 1兆美元的不良資產。

BlackRock Solutions的中樞與其他華爾街交易中心其實沒什麼不同,擺滿著一排排的電腦-總共2000部。坐在電腦前的是各路菁英,包括物理學家、核子工程 師、電子工程師、當然還有經濟學家、企管碩士、會計師。他們的主要工作是創造出電腦模型,來解決企業最心急如焚的問題:「這次債務市場的崩毀,會給我們帶 來什麼樣的損失?」

BlackRock 的專家們能從頭到腳、鉅細靡遺地分析貸款相關證券,從它還是加州單純的證券,到它成為瑞士的信用違約交換 (CDS),都難以逃脫它的法眼。 BlackRock現在每天需要執行上百萬個風險分析模型,當中每個模型都經由電腦分析可能會發生的風險狀況,每星期要跑的模型達 2億個,從美國開始違約到中國停止購買貸款相當證券,一切都被計算在內。如此強大的分析能力,正是全球陷入絕境的企業跑來找 BlackRock幫忙的最大原因。

Robert Willumstadh曾是 AIG今年 6月15日到 9月15日的執行長,他委託 BlackRock來處理快把 AIG搞垮的信用違約交換資產,而 AIG的信用違約交換高達77億美元。 Willumstadh不願傷害繼續擴大,於是他在上任一星期後,給了 BlackRock一個任務,那就是分析哪些信用違約交換可以出售,或是哪些需要減記。

BlackRock Solutions 開始全力分析,將每個信用違約交換從源頭開始追尋,意即確認原始貸款者是否有違約的可能性。到了 8月底時, BlackRock Solutions有了一些初步成果,而 Willumstadh也準備在 9月25日時發表他的90天計畫,豈知他根本就撐不到那時候,就下台一鞠躬。

雷曼倒閉的週末, AIG也深受牽連。當 AIG極度需要資金挹注時, BlackRock也不停地工作,展示研究成果給潛在投資人過目。當時在 AIG現場的 BlackRock主管Craig Phillips表示, BlackRock幾乎是全員出動。

9 月15日星期一早上,Phillips就知道,一切都已回天乏術。

那晚他站在 AIG曼哈頓下城總部外,正準備進入會議室展示 BlackRock對 AIG資產的完整分析給潛在投資人看時,一群聯準會官員進入了會議室並把門關上,數分鐘後整群人都出來了,移駕到幾個街區遠的聯準會。隔天聯準會就宣布將 接管 AIG 80%的股權,並發放 850億美元的貸款給AIG。Willumstadh被炒魷魚,然而其繼任者Ed Liddy依舊繼續聘用BlackRock。

雖然 BlackRock無論客戶死活都能拿到錢,但公司依舊把客戶最後存亡視為評斷案子是否成功的標準。上個月 BlackRock受雇於三菱 UFJ,因為這家公司對於摩根士丹利的 9億美元入股案,顯得相當小心謹慎。

BlackRock 一年前也與摩根士丹利合作,也希望摩根士丹利能完璧走出金融風暴。在與三菱 UFJ的談判過程中,摩根士丹利的股價暴跌,使得投資人及市場調控者開始對摩根士丹利缺乏信心。就在此時, BlackRock的分析有如荒漠甘霖,讓交易不致破局。摩根士丹利的高層表示:「 BlackRock的分析使人們對我們的信心增加。」

BlackRock 並不是市場上唯一的風險分析公司,很多公司都提供相同服務,比如說高盛也是。但問題是,不是所有的銀行都希望競爭者看到他們的資產表。這就是 BlackRock的優勢:它既不是個投資銀行,自己也不進行交易,所以不會與它的客戶有利益衝突。藉此優勢,它能夠對所有的證券有全盤了解。而 BlackRock也確保它不會洩漏客戶資料給另一客戶知曉,因為一旦它如此做,以電腦模型建構出的商譽都將分崩離析。

而無論金融世界如何變遷,看來Fink都還是會站在世界中心。

(陳律安)

FROM:http://www.wretch.cc/blog/oolong1001

Pa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