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嘉華(Marc Faber)



   知名投資專家麥嘉華向來有「末日博士」(Dr. Doom)之稱,他主持投資通訊月刊The Gloom, Boom and Doom Report,這份市場月報被投資人視為必讀的投資法典。此外,麥嘉華也定期為知名財經雜誌《富比士》、「金融商情」(Financial Intelligence)和「亞洲債市脈絡」(Asian Bond Portal)等知名財經資訊媒體提供個人的見解。



投資不能只聽好話,偏偏市場上好消息多如牛毛;在喧譁的市場中,投資界藍調歌手麥嘉華的憂慮,就顯得格外清新、發人深省。

這位史上最會賺錢的大空頭,提醒投資者:在多變的金融市場,總要期待最好的,但也要準備承擔最不利的。

投資心理學名著《蘇黎士投機定律》一書,風險是投資最重要的事,「憂慮不是心理病,而是健康的徵兆,如果你不擔憂,那就是你冒的險不夠。」可是,大多數的投資人在狂熱的買進後,常常忘記風險,埋下失利的伏筆,如果你想時時保持警惕的心,離開狂熱的群眾、冷靜下來,細細品嚐風險的滋味,一定不能忘記「末日博士」麥嘉華。讓這位投資界藍調歌手,拿出他的水晶球,從歷史上金融泡沫的經驗,告訴你貪婪追求獲利的路上,有那些潛伏陷阱。

一撮短短的馬尾束在腦後,是麥嘉華的招牌造形,身高一八五公分,長相神似○○七老牌演員史恩康納萊,隨時保持警覺的眼神,有一種洞悉世事的犀利,從來不隨主流論調起舞的麥嘉華,永遠和市場唱反調,群眾最喜歡多頭市場,他卻不以為然,反而從泡沫行情賺大錢,贏得「末日博士」的封號。



從泡沫行情賺大錢
從一九八七年美股黑色星期五、九○年日股泡沫、九四年墨西哥金融危機、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以及二○○○年的科技泡沫,他無役不與,在悲觀而聳動的結論背後,有自成一系的邏輯架構。

長期和市場唱反調可不容易,除了要懂金融知識外,也要有一套模索市場的方法。麥嘉華並不成日埋首數字堆,他有豐富的夜生活經驗,甚至在《財訊》月刊寫過「我的獵豔與投資經驗」,文中提到這兩件事有個相似點,如果事先計畫好要如何共度良宵,必然出岔兒,導致事與願違,投資也一樣,「確定性」這東西從來沒存在過。

麥嘉華也可以從機票價格的變化,看到亞洲性產業(妓女價格)崩盤的原因,「現在機票便宜了,女孩子大量進入香港,香港夜生活女伴行情大跌,如果經過通貨膨脹調整,亞洲性產業的價格和三十年前比,根本是完全崩盤。」他年輕時喜歡滑水,現在則是騎BMW重型機車,在泰國清邁享受御風而行的快感。

身為瑞士人的麥嘉華,卻在東方成就投資事業,七三年就定居香港,是當時少數瞭解亞洲市場的外資,那段時間他看到日本帶動亞洲崛起的機會,便買進日本、台灣的股票。麥嘉華是台灣早期少數的外資,賺到台股從六百多點飆漲到萬點之上的甜頭,他回憶當時「所有的外國人來亞洲,台灣一定是他們的首選,夜生活很豐富」。如今,麥嘉華已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來台灣了。




看好穀物多頭行情
長年在國際間旅行、演講,麥嘉華一向自認為是國際公民,每一個國家違反人性的管制,很容易在他面前現形。「台灣不和中國三通是我認為世界上最荒謬的事情之一,如果台灣政府一直不和中國接觸,會失去經濟地位,政治上追求獨立還有機會,經濟上一定不可能」、「美國要中國央行買一大堆美國的公債、國庫券,卻不准中海油收購尤尼科(UNOCAL),這就是布希的強權」,麥嘉華專長在複雜、長期的投資議題分析,關注國際政治、全球經濟領域,他最近幾年研究地緣政治,認為各國對於石油資源的爭奪,會導致油價居高不下,商品投資才是未來的主流,尤其看好穀物市場的多頭行情。

幾年前麥嘉華離開居住三十五年的香港,只留了一個辦公室,自己則是花了二年時間裝修位於清邁的辦公室和新家,並在二千年來清邁定居,原因是「機票愈來愈便宜,住在清邁交通方便,還有很大的空間放收藏品」。在他的創意下,辦公室除了是小型的毛澤東收藏館,裡頭的擺設更是處處挑釁參訪者的傳統思惟,例如,當你跨上二階樓梯,坐上王者之位、手握重甸甸的金屬權杖,陶醉在威風八面的氣氛時,才發現座椅掀開竟然是個馬桶。

來到位於清邁河邊的辦公室,馬上感受到主人的誠意,兩個水泥製、穿著中山服的東方人,立在門口向客人行九十度鞠躬禮,麥嘉華希望客人感受五星級旅館的招待。推門進入百來坪的辦公室,人馬上就變得渺小,這是一間挑高三層樓的房子,一邊用二根大約 十米高的原木撐起,另一面是從緬甸來的佛像,比一層樓還高,中間則是張超大的會議桌,很有中世紀武士聚會的氣派,桌上卻擺滿了毛澤東大大小小的雕像,像兵馬俑一般地向參觀者致意。

麥嘉華的辦公桌坐落在角落,除了電腦外,還有Bloomberg彭博系統,一旁的電視則固定在CNBC台,一抬頭就看見滿 屋子的毛澤東雕像、四人幫照片靜靜地凝望,室內的窗戶、門框都是從亞洲各地蒐集來的古董,在這裡,時間彷彿停滯,很有張愛玲小說中「金粉金沙深埋的寧靜」的意境。




投資重點押在不動產
「十一、十二點起床,先收發信件、吃飯,下午去上泰文課程,吃過晚飯後小憩一下,大約晚上九點工作到隔天早上五點,完全是維持紐約作息,我一個月只在清邁住十天,其餘時間則是旅行和出差,這樣的作息讓我到歐美沒有時差的問題,而且晚上思路清楚」,這就是麥嘉華在清邁一天的作息。

雖然是長線投資,但麥嘉華工作時總是開著CNBC,注意金融市場的風吹草動,長線佈局的部分他不常交易,只會短期操作商品期貨交易、指數、匯率等商品。談到長線投資,麥嘉華最輝煌的戰功就是在一九八九年日經指數三萬多點的時候,買進日本日經指數的賣權(PUT),結 果那一波日經指數自高峰跌落,光是那一筆賣權,就暴賺二十倍,是最賺錢的經驗。

雖然全程掌握到八○年代亞洲的崛起和泡沫,但也有小小的遺憾,拉丁美洲從八九年到九四年時,也發生了金融風暴,麥嘉華最擅長賺泡沫的錢,他預測拉丁美洲會發生金融風暴,但卻沒有勇氣全部重押,喪失了賺大錢的好機會。




總是在空頭市場賺大錢,末日博士現在的錢擺那兒呢?他說,「我已經五十九歲了,不需要賺太多錢,我的資金分散在歐債、美債以及小量的歐洲股票、亞洲股票、商品,比較大的比重在不動產,包括泰國、紐西蘭的土地等。」麥嘉華並送給投資人二句話:在多變的金融市場,我們總要期待最好的事發生,但也要準備承擔最不利的消息。

近年來全球地緣政治造成局勢緊張,是麥嘉華研究的重點,具有豐富旅行經驗的他說,泰國北方(清邁)、台灣、日本都是相對安全,泰北尤其是個和平的區域,麥嘉華的住家外觀看來很有特色,但門口除了迎賓的水泥雕像外,並沒有守衛,只有三隻凶狠的大狗,「這兒治安好,我不用聘請警衛,三隻大狗便宜又安全」。歐洲的倫敦,是恐怖份子攻擊的對象,美國的華盛頓,居高不下的謀殺率,都不是好的住家,看來在麥嘉華的眼中,美國除有脆弱的金融體系外,就連居住環境都不好。




遠離群眾才能看清市場
縱橫金融市場近四十年,麥嘉華要告訴投資散戶:一般人生病會去看醫生,尋求專業的建議,但投資卻是自己決定,問別人投資什麼?是一個愚蠢的問題,因為每一個人的條件不同,你得獨排眾議自己來。

開著休旅車,麥嘉華行駛在清邁街上,只見燈號由紅轉綠,前頭的轎車卻動也不動,他毫不客氣地大按喇叭,告訴我們「這裡的駕駛有百分之九十都沒有駕照,他們開車時看左邊、看右邊,甚至於轉頭和後面的人聊天,就是忘了看前面,或者是看看自己,是不是很像投資人?總之,你得學會如何和他們相處。」
看清金融市場、遠離群眾和專家,學會與他們相處,然後從中獲利,這就是末日博士麥嘉華的生活方式。




冷眼金融客 VS.神化毛澤東
談到麥嘉華的投資,就一定要提到他收藏的毛澤東,從1970年到亞洲發展,他就認為被10億中國人奉為神明的毛澤東紀念品,未來一定是搶手貨,便從投資眼光下手,去舊書店一批批地買海報、毛語錄、紀念章。他回憶當時海報一張只要幾毛錢,這一收就是三千多張,現在這些海報靜靜地躺在清邁的閣樓上。

閣樓裡除了住了幾千個「毛澤東」,也是他藏書的寶庫,珍藏許多絕版書,其中最珍貴的是資本主義的濫觴,亞當史密斯《國富論》首版絕版書。為了好好保存這些絕版書,麥嘉華平日儘量不開空調,以避免熱空氣上升,傷害了閣樓上的老書。

和毛澤東為伍幾十年,麥嘉華認為,雖然文化大革命中死傷很多無辜百姓,「但我不認為毛澤東在瑞士銀行有私人帳戶,也不認為他有吃香喝辣,何況,蔣介石從大陸撤退到台灣,也表示在大陸做得不好,才打敗仗」,這就是冷眼金融投機客麥嘉華對毛澤東的評價。

◎麥嘉華 Profile

出 生: 1946年,蘇黎世/現職:《The Gloom Boom& Doom(股市榮枯及厄運報導)》負責人、多家公司投資顧問/學歷:瑞士蘇黎世大學經濟學博士(24歲取得)/經歷:1990年創立麥嘉華公司(MARC FABER LTD),擔任投資顧問、基金經理兼經紀證券商;1978-1990 Drexel Burnham Lambert(HK)Ltd.董事總經理;1970-1978 White Weld& Company Limited(紐約、蘇黎士、香港)/家庭:已婚,妻子為泰國人,育有一女





末日博士的反向操作建言



規則1:沒有任何投資準則永遠行得通



  如果有任何單一投資法則能夠通古貫今、永遠行得通的話,投資人爭相效仿,最後每個人都能成為大富翁。但歷史唯一恆久不變的真理是財富金字塔理論:財富永遠集中在少數人的手裡,永遠有一大堆窮人落在金字塔的地基之中。即使是最佳的投資法則也需要與時俱進,隨著年代調整其內涵。



迷思1:就長期言,股市總會向上走



  這是一個迷思。事實上,關門大吉的企業比功成名就的企業還要多。若以國家的表現差異來看,漲跌歸零的股市比持盈保泰的股市多。想想1918年的俄國股市、1945年所有東歐地區的股市、1949年上海股市和1954年的埃及股市,投資人或許可破除一些迷思。



迷思2:就長期言,不動產價格會上漲



   不動產價格長期傾向上漲並沒有錯,部分是因為人口成長的關係,這也牽涉到所有權和產權的相關問題。對居住在倫敦的人而言,過去1,000年,不動產是不 錯的投資標的,這句話屬實無誤。但對美國印地安人、墨西哥阿茲特克人、祕魯的印加人,以及20世紀生活在共產社會的人而言,則全然不是這麼一回事。這些地 區的人民不僅喪失了身家財產,不少人也因此丟掉了性命。



問題法則1:低買高賣



  這項法則令人困擾之處在於投資人永遠無法知道哪裡是底部,何處會觸頂。在股海沉浮的投資人,應可發現股價的底部通常愈探愈低,而所謂頂部永遠是一波還比一波高。



問題法則2:買進一籃子優質股票,死守不放



   這是另一枚地雷所在!因為現今當道的主流股不會永遠稱王,別忘了在1973年風光一時的辦公室設備大廠全錄(Xerox)、拍立得照相機始祖的寶麗萊(Polaroid)、生產CD-ROM的Memorex、電腦製造商迪吉多(Digital Equipment)、資訊先鋒寶來(Burroughs)和資料控制(Control Data),這些上市公司如今安在?上述企業不是關閉大吉,碩果僅存的企業其股價也遠不如1973年黃金時期的水準。



問題法則3:股市湧現殺出賣壓時,是投資人進場低接良機



  無庸置疑,利空消息浮現向來為投資人營造良好的入市時機,至少會是一個不錯的買點。不過,這項定律想要「掛保證」,投資人最好在一連串利空消息出現,並且產生禍不單行或屋漏偏逢連夜雨的窘境後再行出手。當大盤不再探底,股價反應最糟糕的情況後,就是出手的時機。



規則2:不要信任任何人



  在股市中,任何人都想倒貨給你;上市公司的高階主管可能睜眼說瞎話、粉飾太平,因為投資人無法全盤掌握上市企業實況,並且永遠有最後一隻老鼠接貨,某些人才能抽身而退。



規則3:最好的投資常常就是你沒做的那個



  想找到能夠增值百倍以上的絕佳投資標的,簡直像在大海撈針。多數所謂「當紅炸子雞」、「非買不可」或「千載難逢的投資良機」,到最後都成為黃粱一夢,甚至災難一場。投資人須審慎評估,考慮風險和潛在報酬率,深思熟慮後的抉擇才能降低風險。



規則4:找尋個人術業有專攻的投資標的



  假如你生活在一個小鎮中,應對當地不動產市況略知一二,但對網路設備巨擘思科(Cisco)、搜尋引擎霸主雅虎(Yahoo)或軟體大廠甲骨文(Oracle)所知有限,請將個人資產投資在熟悉領域的標的上。



規則5:自我投資



  現代人每天都得面臨柴、米、油、鹽、醬、醋、茶實際需求的生活壓力,追逐金錢是生存的一環。但是對個人來說,最佳的投資可能是提升自我、將珍貴的時間與所愛的人分享、對自己的工作和閱讀的書籍不吝投資,為個人開啟新的視野,以不同的角度評估所知所見。

http://www.wretch.cc/blog/jeysafe/13944281

Pa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xiaoho
  • 覺得網誌經營不錯、來幫這邊灌個水^ ^<br />
    <br />
    我家這邊若有用到的文章都歡迎您拿去引用轉載<( ̄︶ ̄)><br />
    <br />
    三信商銀 http://www.0988000589.tw/ 歡迎瀏覽